发布时间:2017-05-08 16:51 阅读量:57 

  记得,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那蓬松,又发白的头发记得那一张苍老的脸,那个简陋的小三轮卡车,和那位真诚的老爷爷。
  
  就在前天,我正骑着新自行车得意洋洋地在放学的路上飞驰,谁知会出人意料的乐极生悲:自行车后轮的气门塞漏气了,后轮胎像“打霜的茄子——蔫了。”气也快要没了。我向四周巡视,大声怒喝道:“是谁干的?”只见旁边一群小孩子嘻嘻哈哈地跑走了,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生闷气。刚才那股得意劲,现在已飞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  
  我忽然看见街角头有一个修鞋的铺子,眼睛顿时一亮,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带着兴奋的火花,将车子推进铺子里头。
  
  修车铺的结构很简单,四根细细长长的木柱子上面撑着一张黑色并且布满了补丁的粗布。粗布下面有一辆简陋的三轮小卡车,车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修车工具。还有一把破旧的竹藤椅。
  
  跑出来迎接我的是一位模样大约六七十岁的老爷爷,他见到我和旁边的自行车,好像明白了我想要干什么了,他和颜悦色的问我:“小朋友,修车吗?”我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,他就二话不说地接过自行车端详了起来。“从表面上来看,你这个气门塞是被玻璃从侧面划破的,不仅给重新打气,这个气门塞也要换一个。否则没用多久,又会漏气的。”他一边用一双关节粗大,像老树枝一般的手笔画着,一边用那苍老而有沙哑的声音向我详细地说明了一通。
  
  他不等我回应,就从小三轮卡车里,拿出一个扳手,把自行车翻了过来,用扳手把后轮胎上的螺帽拧了下来,又从他的车子里拿出了一个崭新的气门塞。
  
  趁他正在忙活的时候,我用眼睛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,他那布满银丝的头发内,夹杂着仅仅几根黑发,褐色的额头上,被似箭的光阴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,老朽的背像小虾米一样躬着。我决计不管他要多少钱,我也一定不会还价的。
  
  他抬起头对我说:“你可以先把车子扶一下吗?你瞧瞧我,打气筒都忘放在哪了。”说完,他无可奈何地指了指小卡车,又指了指后轮胎。

相关文章

  • 上一篇:工具包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